高音C之王——帕瓦罗蒂(试听)

发表时间 ·

《多么快乐的一天》试听(6’58”)

下面就是《多么快乐的一天》唱段。这首曲子全长约7分钟,从5分40秒开始就是叹为观止的连续9个高音C。一个由中音C到高音C的跳跃,如此两次,接着又是两个纯八度的跳跃。然后,以一个拖长的高音C结束全曲。所以一共是五出高音C,只不过前四个跳上去的C都是分两口气唱出,只有最后一个一气呵成,所以一共九声响。

一鸣惊人

1972年2月17日,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上演歌剧 la Fille du Régiment(军中女郎,联队之花),在一段被称为男高音禁区的唱段 Ah, mes amis(多么快乐的一天)中,帕瓦罗蒂连续唱出9个带有胸腔共鸣的高音C,震动国际乐坛。

实际上,从二十世纪初开始,至今已有近二十位男高音灌录过“多么快乐的一天”一曲。不过,大多数都降了调,帕瓦罗蒂是第一个带胸腔共鸣唱出此曲的人。

歌词(从4:42开始)

原唱歌词(法文) 英译 中文
Pour mon ame For my heart 我仿佛看到
quel destin! what a destiny! 美好的未来!
J’ai sa flamme, Her heart is mine 她的双手
et j’ai samain! and so is her hand! 和心都将属于我!
Jour prospère! O happy day! 多么美妙的一天!
Me voici Here I am, 我在这里宣布
militaire enlisted 从军
militaire enlisted 从军
et mari! and engaged! 得到她
Militaire et mari! Enlisted and engaged! 得到她
Pour mon ame For my heart 我仿佛看到
quel destin! what a destiny! 美好的未来!
J’ai sa flamme, Her heart is mine 她的双手
et j’ai samain! and so is her hand! 和心都将属于我!
J’en faiserment! I swear it! 我保证!
Pour mon ame For my heart 我仿佛看到
quel destin! what a destiny! 美好的未来!
J’ai sa flamme, Her heart is mine 她的双手
et j’ai sa main! and so is her hand! 和心都将属于我!
Jour prospère! O happy day! 多么美妙的一天!
Me voici Here I am, 我在这里宣布
militaire enlisted 从军
militaire enlisted 从军
et mari! and engaged! 得到她
Pour mon ame For my heart 我仿佛看到
quel destin! what a destiny! 美好的未来!
J’ai sa flamme, Her heart is mine 她的双手
et j’ai sa main! and so is her hand! 和心都将属于我!
Me voici, me voici Here I am, here I am 我在这里宣布
Militaire et mari! Enlisted and engaged! 从军
Me voici, me voici Here I am, here I am 我在这里宣布
Militaire et mari! Enlisted and engaged! 从军
Militaire et mari! Enlisted and engaged! 得到她
Militaire et mari! Enlisted and engaged! 得到她
Militaire! Enlisted! 从军!

高难度的唱法

帕瓦罗蒂演唱这些高音C,不仅仅运用了美声男高音中的“关闭唱法”,以产生最佳的头腔共鸣,同时,他还使用了胸腔共鸣,使整个发音高亢明亮而且具有雄浑的厚度!这样的“高难动作”,倾倒了满场听众,以致于指挥和全体乐员演员向他报以热烈的掌声。就此,帕瓦罗蒂被誉为“高音C之王”,坐上了世界头号男高音的交椅。

能够完美地唱出一个漂亮的高音C,对于男高音歌唱家来说具有着非同寻常的特殊意义。因为在歌唱的音域中高音C早已超过了男高音正常发声的极限。尽管人类已经征服了这个禁区,但男高音歌唱家在演唱这个音时由头腔所发出的声音其实并不自然,它不像通常从歌唱状态中所发出的声音那样通透圆润,而实际上却更有些像是一种动物鸣叫的声音。

被誉为当代高音C之王的帕瓦洛蒂在谈到演唱高音C时的感觉就曾经说过“达到那些吓人的高音是件令人生畏的事情,尤其是当歌唱中要在咏叹调的高音中结束某个小节时,我常会感到好像是暂时失去了知觉,那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本能,过了好几秒钟后我才又仿佛回到了地面,并完全恢复了对自己的控制”。但恰恰就是这样的一种违反生理自然现象的声音,却给听众带来了极度的亢奋与激情。有人曾经把男高音歌唱家演唱高音C比喻作“斗牛般的残酷”,看来似乎是不无道理:如果某位歌唱家唱好了,会迎来长时间的欢呼与喝采,而当某位一旦唱破,等待他的便是致命的打击和毁灭。因此男高音歌唱家们便总对演唱高音C有一种如履薄冰和噤若寒蝉的感觉,也总把观众看做是一群“嗜血成性”的人。

由于高音C确实具有着很强烈的刺激性,因而歌剧作曲家们在写作咏叹调时也就不遗余力。有些作曲家在创作时还能多少照顾到男高音的生理特点,合理地适度在咏叹调中使用高音C。但也有些作曲家却全然不顾及这些,为迎合听众的趣味而写出哗众取宠的篇章,那么唐尼采蒂的喜歌剧《军中女郎》就是这方面极致的典范。

歌剧介绍

《军中女郎》是意大利作曲家唐尼采蒂所作的两幕喜歌剧,1840年2月11日首演于巴黎。故事梗概是这样的:拿破仑第二十一军团从战场上拾得一个小女孩名叫玛丽,后军团委派老军士絮尔皮斯专门负责抚育。数年后,玛丽已出落成一位美丽少女并爱上了当地的一位青年农民托尼奥,但是根据当时团队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玛丽长大后必须嫁给军中的士兵,因此托尼奥便入伍做了一名掷弹兵并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娶玛丽为妻。不料贝根费尔德伯爵夫人宣称玛丽是她失踪多年的侄女,并还出示了有关文书,无奈之下团队只得让其将玛丽领走。经过一年的努力,玛丽的行为举止已经变成了上流社会有教养的小姐,但是伯爵家中豪华的生活并不能使玛丽感到愉快和开心,她留恋过去随团队南征北战的生活,也眷恋着情人托尼奥。正当伯爵夫人准备召开盛大宴会为玛丽择婿时,忽然远处传来了阵阵军乐声,原来是第二十一军团开到,率领队伍的军官正是托尼奥,原来他因作战勇猛已被提升为团长。玛丽与托尼奥重逢,二人欢天喜地。伯爵夫人无奈只好答应成全这门婚事,并申明玛丽其实并不是她的侄女而是她的私生女儿。团队的女儿成为军官的妻子,最后又回到了她所热爱的团队。

在《军中女郎》的第一幕中有一段咏叹调《多么快乐的一天》被视为是男高音的禁区。虽然唐尼采蒂早在1840年就写出了此剧,但是在歌剧表演史上却还一直少有男高音能够真正按照原谱的音高演唱过,既使偶尔演唱不是比原版标定的音高要低,就是高音被挤压而出令听者难以忍受。帕瓦洛蒂在改进了自己歌唱时的呼吸方法之后,也才第一次唱出了利用头腔共鸣和胸腔共鸣所喷射出的九个漂亮的高音C,至此才算真正圆了100多年前作曲家唐尼采蒂创作此剧的梦。

《军中女郎》如今在世界上演出甚少,究其原因不是剧本成功与否,而实在是少有能人敢于碰它,就连帕瓦洛蒂本人在40岁之后也不敢轻易问津此剧了。1995年底,帕瓦洛蒂在告别了该剧演出的22年之后,在美国的大都会歌剧院又重唱此剧,尽管他雄心不减当年,但由于年龄的原因,他却无法再唱出真正的高音C了,当晚的演出所有的高音C都被降低了一个全音以降B的音高唱出,由此可见岁月不留情。

历史绝唱

所幸的是,英国的迪卡(DECCA)唱片公司在帕瓦洛蒂演唱此剧最辉煌的时刻于1968年为他录制了该剧的唱片,那么这套歌剧中的咏叹调《多么快乐的一天》中那九个极具金属效果的高音C精彩演唱,便也就此成为了帕瓦洛蒂的历史回声。说起来也挺有意思,迪卡唱片公司好像意识到这部歌剧的录音将是空前绝后的,所以在录音时便使出了混身的解数,音效即使是在今天听来,欣赏者仍丝毫也不会想到它会是60年代的录音。

2006年7月,帕瓦罗蒂因患胰腺癌在纽约一家医院接受手术,并取消了他尚未完成的告别巡回演唱会,从那以后再未与公众见面。2007年8月8日,他因高烧住进摩德纳一家医院,当月25日出院回家休养。9月5日晚,他的病情突然恶化,6日凌晨去世。


相关文章   欢迎到 留言板 写下你的看法。
  本页面内容采用 署名协议 CC-BY 授权。欢迎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